2023123109224497
2023123110235455
论文代写工厂

代写白皮书: 代写的历史与法律

Table of Contents

 

据相关数据表明,全球的论文代写产业在2022年估值约18亿美元,并预计在2023至2030年间达到超过9%的年均复合增长率 [1]。值得注意的是,这18亿美元并不是全部由大学生的学术论文组成,它包括了法律文书,商业文件,期刊论文等类型。而学术论文代写服务约占市场份额的10-15%,也就是1.8亿-2.7亿美元。虽然这个数据的取证过程存在着疑问,它能给我们一个对论文代写市场大概的认识——这是一个上亿美元的市场。在这个市场中,由北美,欧洲,亚洲的规模化代写机构占主导,个人写手为辅,他们控制着全球极大数量的高校学生的学术任务。

代写的历史:essay mill & shorthand ghostwriters

虽然很多人会用相关资料证明代写从古代就开始了(例如皇帝让文官代写不同的告示,诉状),但在此,我们不谈代写在学术环境外的历史。代写在欧美大学的历史可能远比大家想象的要早。早在19世纪中期,代写论文的现象便出现了。最开始,这只是大学的fraternity(兄弟会)互相帮助的一种方式,兄弟会成员会把他们或课上同学写的essay,assignment等文件收集起来,放到frat house(兄弟会房子:兄弟会成员聚集和居住的场所)的地下室,供其他成员和未来的成员修改后使用,这些地下室被戏谑为“论文储藏室”和“兄弟会文件”[2]。很快,许多人发现给大学生提供学术服务是一个不错的商机,于是相当数量的代写服务开始不断涌现在大学校园里,它们包括学生自己在校园各个地方贴小广告,或是机构派人在校园内外给在读大学生宣传相关服务。

到20世纪中期,1950年左右,这些代写服务发展速度急剧加快,这主要是因为两个原因:1)大学数量,专业细分,和学生数量的惊人增长 2)由于文化政治因素,很多美国大学生将大学生活的重心放到了课堂之外。美国大学的数量在20世纪中期时从上世纪的不足1000所飞速增长到了超过1300所,大学专业细分更加明确,专业类别也更多。因为种族隔离问题的减轻,女权运动的出现,全美大学生数量也从20世纪的几十万增长到了惊人的1600万。同时,因为二战后战争气氛的浓厚,越南战争,嬉皮士文化等政治文化背景,许多美国大学生将大学生活的重心放到了“civic engagement”以及学术外的一些区域:参与社区活动,在周末远离校园与异性接触(因为当时美国大学宿舍男女需分离居住),与参加反战集会等。再加上当时的美国大学并没有对学术不端,学术造假等行为严厉的惩罚[3],这给代写服务提供了发展的温床,大量的代写机构和个人萌发不断,“paper mill”(论文工厂)这个词由此诞生。

论文代写工厂

小编在美国宾夕法尼亚的住家的妈妈在中年时便是一位写手,出生于1930年的她在60-70年代时经常帮助匹兹堡大学和宾州州立的学生写论文。小编住家生动描绘了她妈妈曾经会“命令”她和她妹妹把餐桌收拾干净,将shorthand(打字机)和烟灰缸摆在餐桌上,以供她撰写大学生们的论文。学生们通常会上门,请求她为他们写作业和论文,并为一篇论文支付5美元,10美元或是更多,which,在当时,算是挺可观的收入。

2024031917170779

在1950年后不久,与论文工厂同时代诞生的一个现象,被称为“paper bank”(论文储蓄库),特指代写机构将以往写过的essay重新加工,以此来满足学生的要求。此种现象仍然存在,而在满足要求,不超过重复率的情况下,也被视为是一种可行方案。它不需要写手重新去查找资料,而是直接从以往的论文储蓄库中提取相关主题的论文,这虽然听起来是一种方便快捷的方式,它仍然需要对句型,用词,主题,对教授布置的问题的回答等方面做出加工及修改。2000年以前的论文储蓄库主要是向学生们出售已经写好的论文,而不做加工。学生们可以根据已经写好的论文基础之上自己做修改。而现在,直接出售写好的论文的方式已经消失,因为大量的学习平台,代写机构会将论文例子展示在网站上。

一直到20世纪末,2000年前后,代写机构都是采取线下销售的模式,在校园附近设立实体店,通过报纸,口口相传,广告等方式吸引学生,让学生们到店内填表格,然后开始写作。表格会询问学生们的就读年级,课程名字,教授名字,论文的页数,字数,需要的引用数量,特殊要求等信息。机构会雇佣当地大学生,或有写作,research技能的人作他们的写手。互联网时代的到来让代写机构将重心转到了网络上,通过建立网站,在不同的媒体平台与端口打广告的方式来获得学生客户。

2006年,contract cheating(合同作弊)这个词浮现在以北美为首的大学系统内,它特指大学生将自己的功课外包给第三方个人或机构,而自己不付出任何努力的现象。合同作弊也被称为plagiarism,academic fraud,academic dishonesty和academic misconduct。就此,北美和欧洲的大学开始制定相关政策来打击代写和其他跟合同作弊相关的活动[4][5]。1998年时,四位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学生研发了一款叫Turnitin的工具,它被用作同行评审和检测抄袭率,Turnitin的横空出世象征了高等教育系统对学术不端的重视。

高等教育系统对代写,学术造假等行为的抑制还体现在法律以及教职工活动的层面。如在美国,Leonard Price Stavisky,一个反对代写论文的积极分子,曾经在他任职的纽约城市大学(CUNY)和纽约立法机构(NY State legislature)进行了一系列反论文代写的活动与努力,包括在牛津大学出版社旗下的政治科学季报(Political Science Quarterly)中发表论文:Term Paper “Mills”, Academic Plagiarism, and State Regulation,着重描述代写行为以及州政府应该做些什么来打压这种行为。

近年来,新西兰,澳大利亚,英国,加拿大等国也陆续有教育系统工作人员和政府部门将注意力转移到了代写产业上面,出台一系列的政策以及采取相关措施来禁止或阻挠代写行业的发展与渗透。例如2011年时,新西兰政府指定法律,将代写广告视为非法行为。但因为执行的难度与不情愿去牵扯到服务使用者(大学生),此法案最终在2020年时被废除[6]。同样,在英国早在7年前被提议的一项将打代写广告,提供代写服务等行为非法化的法案迟迟没有通过[7],直到2022年。一方面,代写机构的全球化本质,以及它们能够在全世界各地注册公司进行经营的事实让出台有效政策变得遥不可及;另一方面,代写机构在提供服务时用到的责任声明,例如“我们提供的作品仅供教育和研究意义,并非旨在被原样提交”等话语让法庭上的审判变得困难。而且代写交易的私密性,手手清的简易性,证据寻找的难度让打击代写行业变得难上加难。

尽管有多方努力来试图控制代写行业的发展,禁止学生使用此种服务,代写现在已经发展为了一种及其泛滥的现象。这不仅在中国留学生群体中是非常常见的,在英语为母语的欧美本地学生中也很常见。2018年的一份英国系统性回顾表明,全球约有16%,超过3000万的大学生承认自己找过代写[8]。但根据以往证据,论文代写在英语非母语的学生群体当中更为常见[9]。通常因为噩梦般的截止日期,语言障碍,文化障碍,和其他的生活责任等原因,国际学生更可能去使用这些服务。

在2024年的今天,根据各大搜索引擎,媒体端口等来源,小编可以自信地说全球至少有上千家活跃的代写机构。

2024031917324695

论文代写的法律问题:NY V. Saksnitt & U.S. V. Internaitonal Term Paper

很多人可能会问,作为学生,找论文代写是否违法?答案取决于你在哪个国家,以及在哪个州/省。在北美,澳大利亚,新西兰这些地方,作为学生使用代写服务是不违法的。但在英国的同学们需要注意,使用论文代写服务从2022年4月起,已经构成了非法行为,为此,牛津大学特意在官网上提醒过学生[11]

在上文中,我们已经些许提到过代写的法律问题,例如2011年新西兰出台政策禁止代写广告,英国积极分子提议相关法案。但事实早在70年代时,美国就已经有相关法律案件,最著名的之一是1972年的纽约州政府 v. Saksniit的案件。Saksnitt是上世纪在纽约州多家代写工厂(paper mills/essay mills)的创始人,他的实体机构为许多学生提供了代写服务。学生们通常会在电线杆上,报纸上,同学的口中听说此机构的信息。而有意愿的人则会上门寻求Saksnitt的帮助。

Saksnitt的机构门上会清楚地挂着写有“We don’t condone plagiarism”, “No refund”, “We don’t guarantee grades”等牌子。在学生需要填写的表格上,也会清楚写有“For research and reference purposes only”等声明。学生们会进门,在表格上填写姓名,地址,学校,教授,和课程名称。填表后,学生们会预付一些定金。对于在以往写好的论文基础上修改得到的论文,学生们需要支付每一页约1.9美元的费用。如果需要重新写一篇全新定制的论文,学生们则需要支付约双倍的价格(3.8美元每页)。如果是急单(指deadline非常紧),学生则需要另外在每一页的基础上加1美元的费用。学生们还会在支付费用时表达是否有特殊要求,例如一些学生会说:

“Please use many recent references.”[10]

“Do not make the language too flowery.”[10]

“Must be backed up with actual case problems listed in any set of law books. If you cannot back up with actual noted case problems – void and return money.”

“Paper being written for male college junior.”[10]

等…

像Sanskritt类似的机构会在各种渠道贴上广告,例如:“Custom made, and professionally typed term papers by professional writers who can handle any subject”或“twice as many papers as last summer with summaries and grade levels on every one”[10]

回到案子本身,1972年时,由Louis Lefkowitz辩护的原告将Sanskritt等人告上法庭,呼吁纽约州首席检察官,最高人员法院法官Abraham Gellinoff做出判决,依法勒令Sanskritt名下的代写机构立刻解散。

被告Sanskritt等人做出解释,被告律师利用一切有利证据,如说明他们不知道自己的行为是在鼓励学术不断,表格上的声明,办公室门口挂的牌子来极力辩护。然而两条关键法案让案件一锤定音。它们是美国纽约州教育法224部分的第二条和第三条,它们分别规定:

1.“No personal shall attempt to obtain by fraudulent means any diploma, certificate or other instrument purporting to confer any literary, scientific, professional or other degree”[11]

2.“any person who aids or abets another to violate the provisions of this section is liable to the same penalties”[11]

这个案件开庭之初激起了极大的社会风浪,有很多学生写信,告诉办案人员这些行为让他们的学习过程变得不公平。一些学生说:

“试想我需要跟那些在相同领域拥有硕士和博士文凭的人拼写作能力和研究能力,而不是我同年级的同学,这让我的大学成绩和未来的申请道路变得及其困难,这是不公平的”

“这种行为是对高等教育系统的伤害。”

有了这两个条款的支持,加上社会反响的恶劣,虽然法官没有勒令被告关闭他拥有的多家代写机构,法庭最终要求Sanskritt的代写机构交纳一笔巨额罚款,这笔罚款几乎是从这些代写机构成立至开庭时的所有营收。

同年11月份,马萨诸塞州的四家代写机构,包括International Term Papers, Champion Term Papers, Term Papers Unlimited, 和Academic Research Group,被告上法院。一番举证和辩论后,法庭给这些代写机构的邮政活动下达了限制令。考虑到这些代写机构主要用信件传递论文和收款,这给它们的运营带来了影响。

虽然北美,澳洲,新西兰的学生们无需担心使用代写会构成违法行为,代写机构却需要十分小心。例如在澳洲,已经有法律明令禁止了打代写广告,提供代写服务的行为,此类行为构成违法,并会面临2年的监禁与最多11万美元的罚金[12]。并且也有非澳洲本地的代写公司在澳洲被起诉且败诉的案例[13]。但如上文所说,代写机构运作的全球化,隐秘化让一个国家的法律很难影响它们。

法律之外,高校在怎么应对代写行为?

之前提到,1998年Turnitin的发明直到2000年间它的普及是学术界对代写做出的第一个重大回应。10年后,Turnitin再次携手一些高校,研发了一款名叫Authorship Investigate的软件,它会交叉对比学生以往上传的所有作品来判断学生找了代写的可能性。但这款软件目前还没有被普及开。

另外,一些教授在察觉到异常时,会通过问学生基于论文内容的问题,通过对学生的语言能力,学术能力的评估等手段来确定学生是否找了代写。但这些情况非常罕见,特别是在一节上百人的课中,或是教授让TA帮忙批改作业和论文的时候,这让代写的论文和作业更容易地“通过安检”,拿到目标成绩。总的来说,目前高校对代写是防不胜防。

各大学校也在呼吁出台能使学生打消代写念头的方式,或是发现代写的方法。例如越来越多的教授让学生做出实地考察,对自我学习经历,校园经历作独特引入,与小组成员在线下见面合作等独特的,个人的,难以被替代进行的任务。线上的考试也出现了lockdown浏览器,开摄像头等手段,以免学生寻找代考服务。但代写机构依然有各种各样的手段去绕过这些障碍。

本期的代写白皮书简单触摸了代写的历史,它的法律问题,以及高校怎么应对代写行为。未来的白皮书还会讲述更多与代写相关的动态。欢迎大家查看。

2024031917455396

image credit to Georgia Marsh from the Bristol Cable

Sources:

[1]https://www.cognitivemarketresearch.com/essay-writing-service-market-report

[2][3]https://www.jstor.org/stable/2148993

[4]https://digitalcommons.unl.edu/cgi/viewcontent.cgi?article=1071&context=nebeducator

[5]https://pdf.sciencedirectassets.com/277811/1-s2.0-S1877042814X00042/1-s2.0-S1877042813055535/main.pdf?X-Amz-Security-Token=IQoJb3JpZ2luX2VjEOL%2F%2F%2F%2F%2F%2F%2F%2F%2F%2FwEaCXVzLWVhc3QtMSJGMEQCIHE0uve5ZZskKELpTKE4ZEscOki0dIsQZGWTrwdudoIjAiBHZS%2BMNSOmlwU

[6]https://www.legislation.govt.nz/act/public/1989/0080/latest/DLM175959.html

[7]https://www.theguardian.com/education/2017/feb/21/plan-to-crack-down-on-websites-selling-essays-to-students-announced

[8]https://www.frontiersin.org/articles/10.3389/feduc.2018.00067/full

[9]https://theconversation.com/15-of-students-admit-to-buying-essays-what-can-universities-do-about-it-103101

[10]https://casetext.com/case/state-of-new-york-v-saksniit

[11]https://academic.admin.ox.ac.uk/article/essay-writing-services-now-illegal

[12]https://universitiesaustralia.edu.au/media-item/cheating-the-system/

[13]https://www.timeshighereducation.com/news/first-blood-australian-contract-cheating-law

 

 

 

 

你好,你的留言已提交,我们的客服将尽快联系你。
如订单紧急,请添加客服微信进行沟通,谢谢!
2023123109224497